扶华

啊——

《女主都和男二HE》七位女主角合集
廖停雁/唐梨/白绫/姜雨潮/郭绒/殷如许/辛小路

我男朋友奕老板,一个骚断腿的男人(×

百鬼丸烤jio
男人,你这是在玩火.jpg

司马焦×廖停雁

巽奴×唐梨

陆林生×白绫

奚琢玉×姜雨潮

淳于息×郭绒&郭钱

一个妹子。

[巫炤×缙云]上古兄弟情小段子

*************
巫炤路过红沙族的时候,发现那些市货的摊子上很热闹,围满了人。
他忽然停下脚步。
怀曦正说着昨天司危缠着他去摘花,要送给嫘祖的事,见巫炤停下,他也跟着停了下来。
“巫炤,你想换这个?”怀曦奇怪的问。
摊子上的都是些亮闪闪的饰品,红沙族向来擅长做这种东西,他们做的饰品非常受欢迎,西陵也有很多人专门过来换这些,一般都是送给心上人。
“巫炤,你想送谁这个?”怀曦笑着问。
巫炤:“想送给缙云……”他顿了顿,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他大概也不喜欢这些亮闪闪的东西。”
怀曦想象了一下缙云挂着这种亮闪闪东西的样子,顿时笑出了声,怂恿道:“送吧送吧,万一他不喜欢,你就说是司危选的……”
西陵高贵的鬼师大人,在摊子旁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换了些亮闪闪的饰品。
……
缙云果然不喜欢。
……
“上回那些是司危乱抓的,这趟出门我们让她留在西陵看家了。”巫炤毫不心虚的说着,拿出了自己这回准备的礼物。
不知道这次的礼物缙云喜不喜欢。

“有些男人表面看上去冷若冰霜,其实背地里尾巴毛都快被小姑娘蹭秃了。”

雨村七夕,一个胖子一对基。

【沙海】张日山×梁湾

【沙海梁山小段子】

一、

梁湾带着梦幻的笑容,捧着脸看着那个男人在自己的厨房里做菜,深深为他熟练优美的动作着迷。她是着迷到一半,忽然想起的那个问题。

——张日山他,不是不会做菜吗,最开始认识的时候,他还切菜切到了手,炒菜炸了锅,来医院处理伤口。

他是为了找理由来见我。梁湾第一反应是这个,然而脸上的笑还没继续扩大,她又想起来,不对啊,他是别有用心的!然后她又想起了之前沙海之行,想起了张日山的利用。虽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但这并不妨碍她想起来的时候生气。

这个可恶的男人!梁湾瘪起了嘴。

张日山其实早就注意到了梁湾的表情变化。他知道这个小姑娘经常爱在脑子里乱想些东西,至于她在想什么,看她的脸就能很清楚的猜到。现在,可能是在骂他。

张日山微微笑了笑,对此并不在意。他任由自己这个很好懂的小女朋友胡思乱想,自顾自的翻炒锅里的菜,然后,把菜仔细的装好盘端到桌上,放在她面前。

他不动声色的端详了一下梁湾的脸色,忽然伸手抚摸她的脸颊,在她额上亲了一下,故意用那种仿佛冰消雪融一样,在冷淡中透出一点点笑意的语气说:“尝尝味道,看好不好吃。”

不出他所料,梁湾望着他看傻了眼,然后咽了咽口水,脸红了,又故作淡定的拢了拢耳边的头发,“嗯,我觉得挺好吃的。”

张日山俯身,声音更低:“可是,你还没尝。”

她的脸更红了,手忙脚乱的拿起筷子。

很好,不管她之前在想什么,现在都没那个心思继续想了,他们度过了不错的一个午餐时间。

 

二、

张家的男人,可能骨子里都有点闷骚在,心里喜欢,不会说,不喜欢,也不会开口。总之不管心里怎么想,脸上一定都是云淡风轻的,不喜不悲的,宠辱不惊的。

哪怕是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对着其他男人看的眼睛都不眨。

所以张日山云淡风轻的对梁湾说:“我今天不回家,店里有事要处理。”然后迈着稳健的步伐离开。

梁湾是回家后敷着面膜的时候才忽然觉得不对劲,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男朋友,是不是,吃醋了?生气了?!

糟糕,肯定是自己今天盯着那个帅哥看太久被发现了!

梁湾忐忑了一天,心神不宁,下班回家,发现今天张日山回家了,这才放松下来。

她想,不行,我得哄一下男朋友。

于是饭后,她在浴室里折腾了很久,穿着一身非常性感的睡衣,走到卧室门口,摆了一个很撩人的姿势,咳嗽了一下。

坐在床上看书的张日山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神情冷淡的低头继续看书,嘴里说:“天冷,穿那么少别站在那吹风了,快睡吧。”

梁湾一僵,心想,他是对这套睡衣不感性趣呢,还是对我不感性趣?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见张日山真没反应,这才皱了皱鼻子,拉拉身上的小睡裙,乖乖拉开另一边床上的被子躺了进去。

张日山合上书,关灯,也躺下了。

梁湾感觉有一双手在黑暗中把自己抱了过去。

“下次,别那么看别人,知道吗?”

果然在吃醋!梁湾喜滋滋的笑了,红着脸哦了一声。

没想到,老人家也会吃醋的。


【瓶邪】巴啦啦变基佬喷雾

傍晚,我们吃了饭在外面乘凉,胖子摇着大蒲扇忽然说:“唉,天真哪,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们两。”

 

我以为他是又想到了什么黄色笑话,胖子这人就是这样,没事就爱耍流氓。我一巴掌拍死一只吸我血的蚊子,不怎么在意的接话,“你说。”

 

他就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一声,正色问我:“你和小哥,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一腿啊?”

 

我一听,差点吓得连人带椅子一个仰倒,飞快的瞄了一眼旁边望天发呆的闷油瓶,心里直发虚,嘴里骂道:“你又放什么屁,没事拿我们开玩笑是吧,滚滚。”

 

胖子撇了撇嘴,一副很看不上我的表情,“天真,你这可就不对了,这么大的事还要瞒着兄弟我,胖爷我都看见了,昨天晚上,那个野鸳鸯成双对……”他说着说着还唱起来了。

 

看见了?看见什么了,是看见我夹着衣服扶着腰从小哥房里出来,还是看见小哥提着裤子把我扛到房里?不管看到什么,我这老脸都丢光了,脸上就是一红。

 

胖子观察我的脸色,立刻就嘿嘿嘿的笑了起来,“我早就看你们两个不对劲,老实向组织交代,是不是早有奸情!”

 

交代个屁,我心里想,这他妈怎么交代,难不成说,我就是好奇闷油瓶他到底会不会需要撸管,给他喂了几支西班牙苍蝇,所以他兽性大发,把我这样那样,让我得到了惨痛的教训?这事说起来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想当年我对于闷油瓶究竟有没有一般男人的冲动这事很有点好奇,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弄个究竟,就前段时间,我想起来这档子事,就把好奇化为行动,谁知道,这就成了失足中年。

 

我又忍不住去看闷油瓶,他还是那个面无表情的样子,连抬头看天的角度都没变一下,好像根本没听到我和胖子在说什么,淡定的就像是一块石碑,我心里想,不愧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祖宗,看看人家这定力。

 

胖子还在那滔滔不绝,“我说你们可不仗义啊,这种事也不主动交代,还要胖爷我审问,咱们出生入死这么多次,有什么话不好讲的,你们偏要偷偷摸摸……”他一顿,忽然猥琐的朝我挤了挤眼睛,“懂了,正所谓家花不如野花香,偷来的花花最是香,小基佬还很有情趣。”

 

什么玩意的家花野花,我他妈哪里来的家花野花,还有什么小基佬,老子怎么就成了基佬了?一般而言,喜欢男人的男人才能叫基佬,闷油瓶这种,能算是男人吗?那不能够啊,他这都快脱离人类范畴了,果断不能算。

 

既然闷油瓶不是人,括弧各个方面都不是人,那我当然也不是基佬。我自欺欺人的想。

 

可惜胖子不让我好过,大力拍着我的肩说:“放心,胖爷又不会鄙视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咱们这要是个小说,现在都能Happy ending大结局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我就觉得糟心,苦在心里口难开,都是我造的孽,我还没完全接受自己突然变成基佬的设定,死胖子就一巴掌把这大帽子给我扣上了,怎么解释都不听。

 

我忍不住对闷油瓶说,“你倒是说两句话解释一下啊。”

 

他终于有反应了,转过头来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没什么好解释的。”

 

嘿,小样,床上床下两张脸,男人,这就是男人。

 

……

 

关于我不小心和闷油瓶睡了,又不小心被胖子给知道了这件事,我以为就到此为止了,谁知道没两天,秀秀和小花突然给我发了红包。我乐呵呵的收下,还没道谢问清楚什么红包,就看到她底下消息说是随份子,恭贺我和闷油瓶百年好合。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马上就知道肯定是胖子那个大嘴巴把这事捅了出去。拿起锅铲追着他跑遍了整个村子,他一边躲还一边振振有词,“有喜事能不告诉大家吗?那必须不能啊,咱是这种人吗,天真不是我说你,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害什么臊啊,你要敢于直面人生你知道吧。”

 

胖子他是个身手敏捷的胖子,两吨重的身材也不妨碍他上蹿下跳,但我不行,我的老腰告诉我,我要是再追下去,它就要断了,所以我停在树下大喘气,扶着酸疼的腰想,闷油瓶真不是个人。

 

想当年我多少次死里逃生,在那些普通人进了能死几百次的地方都活着出来了,没想到,现在很有可能要死在闷油瓶房间里的床上——也可能是死在后面那张竹床上,闷油瓶在这方面一点都不讲究。

 

我一口大气刚喘完,家门口传来有节奏的敲击声,是闷油瓶在打敲敲话,说家里的菜要烧糊了,没办法,我只能提着锅铲回去烧菜,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家庭主妇,孩子不听话,老公还十棍子打不出个屁的那种。

 

我又陆陆续续的收到了好几个红包,我问胖子,“你他娘的到底告诉了多少人?”

 

胖子在数红包数量,一个劲的感叹结婚也算另类发财致富新道路了,听我问,就说:“也没几个啊,就平时聊天的那些。”

 

我眼前一黑,想昏过去,那不是差不多所有人都知道了?!

 

小花他们还好,我反正已经不像年轻时候那么脸皮薄了,就算被他们打趣几句也不痛不痒,底下的伙计们也没关系,关于小三爷和哑巴张不得不说的基情故事这些年我都听见他们私底下传了不知道多少回了,懒得说他们,我爹妈也不是问题,他们是早就对我没指望了,最有问题的,是我二叔。

 

要是被我二叔知道我和一个男人有什么扯不清的关系,他今天知道这事,我明天就会被打晕带走,灌上水泥去填太平洋。至于这个故事里的另一个主角张起灵,他会早我一步被灌上水泥填海,填大西洋。

 

一定会被杀的!我自己吓自己,饭都吃不下去。胖子说:“没胃口,这是怀了吧,孩子名字想好了吗?”

 

我还没说话,他一扭头去问闷油瓶:“小哥,你们孩子取什么名啊,张狗蛋?”

 

闷油瓶说:“随便,问吴邪。”

 

我无语,怀疑他是根本没听清楚胖子问的什么问题,看着差点笑疯了的胖子,我决定破罐子破摔。

 

“胖子,你还没给红包呢。”

 

胖子的笑声,戛然而止。

 

……

 

我一直很担心二叔知道我和闷油瓶的事,过年的时候,爹妈二叔还有秀秀小花他们过来雨村过年,我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发现二叔好像不知道这事,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秀秀私底下问我,我和闷油瓶谁上谁下。反正闷油瓶也不会反驳,我就随口瞎回答了。果然闷油瓶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但秀秀表示不太相信。

 

黑瞎子对我和闷油瓶两个直摇头,“看看你们两个,我眼睛都要瞎了。”

 

你本来就是个瞎的。

 

屋里大家喝酒聊天打麻将,我出来透气,硬板凳坐久了屁股疼,在外面龇牙咧嘴的猛吸气。二叔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他说:“怎么,屁股疼?”

 

我吓得差点没背过气去,笑着转身喊二叔,站直身子说:“没有啊。”

 

他上下打量我一眼,哼了一下说:“这种事有什么好隐瞒的,我都猜到了。”

 

靠,被发现了!终于要死了,要被填海了!我心里大喊。

 

二叔说:“不就是痔疮吗。”

 

我咽了一下口水,赶紧拍马屁,“二叔慧眼如炬……”

 

他熟练的给我发了一个痔疮膏链接,说这个效果不错。看来,二叔被痔疮困扰许久了。

 

总之,没被发现,真是太好了。

 

《簪中录》李舒白×黄梓瑕

这个场景是——英明神武铁汉铮铮顾昀顾大帅重伤在身卧病在床,千方百计瞒住干儿子此事,不料惊闻干儿子突然到来,惊吓之际从床上一跃而起试图钻进床底下躲起来未遂,被干儿子当场抓住……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